文/史中 浅黑科技

给你看张照片。

猜猜这是在干嘛?
 

 

揭晓答案:这是青海塔尔寺高僧在用电脑传授佛学真谛。

(纳尼?佛学真谛怎么都是大美女?听中哥解释,这是在调试电脑的时候拍的,这不是重点。。。)

今天中哥要聊的故事,就藏在这幅照片里。放心,我们不聊众生的苦,不聊佛学的空,我们聊个稍微简单点的——桌子上那几台电脑。

施主有所不知,桌子上那些并不是真的电脑,而是一堆“幻像”。
 

 

来来来,你仔细看。

有没有注意到一个细思极恐的细节。。。。。

这些屏幕下面。。。。。
 

 

其实是。。。。

没有主机的。。。。

 

 

(艾玛,吓死我了。。。)

你没走错频道,这里是“浅黑科技”,不是“魔宙”。在中哥这里,一切都有科学解释。下面是科普时间:

小时候作业写不完的时候,总幻想自己掌握孙悟空的超能力:拔一堆毫毛一吹,就变出来无数个自己帮我抄生字。不听话就皮鞭滴蜡伺候,打断手脚都没关系。反正最后一吹气都烟消云散,只剩下我的真身。

实际上,你看到的电脑,也是“毫毛”变的。这些屏幕其实是通过网络连接到远处一台服务器上的,“真身”不知藏在哪里。你在这里打字、动鼠标、看视频一切如常,但就算你把这间教室拆了,也不会对背后存储的信息有任何损伤。

这种电脑有个挺浪漫的名字:“云桌面”。

还是给你画个图吧:
 

▲“云桌面”就像一只章鱼,章鱼的脑袋就是服务器,负责全部的计算思考,而触手上只需要一个个屏幕就够啦。

 

可能有童鞋已经迫不及待打断我:中哥,这玩意有啥用,好好在教室里摆几台正经电脑,会死么?

答案是:会死。

举个小栗子你就明白了。

在北京密云区,一共有65所中小学,其中有48所在山区。根据国家要求,所有学校必须配有机房。很多课程是同学们通过电脑远程连接视频和市区的老师互动学习的。

小孩子以皮著称,难免会把电脑搞出各种软件问题。如果配传统商用 PC,机房管理员每天得把五个机房250台电脑都调试一遍,他会“绝望而死”。(你看,就是这么死的。。。)

这时候如果用云桌面的话,只要在管理端点几个按钮,所有电脑就自动调整到设定状态。甚至还可以做到英语课调出带英语软件的系统,数学课调出带数学软件的系统。井井有条,完全不用所有软件像全家桶一样装在一起。

说了这么多,我其实就想告诉你:“云桌面”,就是“商用 PC”的一种最新姿势。

说到这里,中哥还得用二百字给你科普一下“商用 PC”。

简单来说,“商用 PC”就是一堆需要协作的电脑,要求“稳定易用永连接”,不能“身轻体柔易推倒”。其实商用 PC 是个化石级的概念了,可能比正在看文章的你还要老。想想当年叱咤风云的三巨头:联想、惠普、戴尔,都是商用 PC 的大佬。

商用 PC 和云桌面的典型场景还挺多的:

中小学机房会用到云桌面,大学机房会用到云桌面,企业办公需要云桌面,政府办公也需要云桌面,医院里各种医疗设备也可以连接云桌面。
 

▲如果说商用 PC 是一朵朵“独立的花”,那云桌面就是“一把花束”。指挥、管理、调度起来都更容易。

 

之所以今天要讲云桌面,是因为前两天我偶遇了一位大佬:锐捷网络的云桌面产品经理肖景林。

虽然在业界鼎鼎大名,但估计还是有很多童鞋没有听说过锐捷网络。

千万别小瞧他们,这个名字听上去不太性感的公司是个“隐形大佬”。你手机上满屏的 App,底层的云计算系统可能就跑在锐捷网络生产的交换机上。如果你是学生,学校的机房也很可能用的是锐捷网络的云桌面。

每年中国大概要卖出3000万台商用 PC,其中有100万台就是云桌面,这其中有将近40万台都是锐捷网络生产的。

他们有一个很野的目标:在未来把所有的商用 PC 都替换成云桌面。

我瞬间变得很好奇:这帮人,跟电脑机箱有什么仇什么怨?为什么他们一定要把带机箱的电脑替换成云桌面呢?

于是,景林给我唠了唠他们云桌面的七年血泪艰辛。

 

别嫌中哥啰嗦,让我多说几句往事吧。

1984年,斯坦福大学一对教师夫妇为了把学校里不同的局域网络连接起来,设计出了一个路由器。他们忽然开了个脑洞:如果未来全世界的网络能够都连在一起,那这可是个巨大的生意啊,得赶紧注册个公司,就卖这些网络设备!

没错,他们成功预测了“互联网时代”的到来,他们注册的公司,就是大名鼎鼎的“思科”。
 

▲思科创始人 Leonard Bosack 和 Sandy Lerner。

 

彼时恐怕没人意识到,就在美国的互联网浪潮席卷几年之后,大洋彼岸的中国掀起了一波更大的互联网巨浪。这两个浪头,构成了世界百年科技史上再难复制的经典“对垒”。

1987年,为了对抗外企的垄断,任正非在深圳注册了华为。从此打响了中国自主研发网络设备的第一枪。而一条完整的民族产业线,仅靠华为一家是远远不够的。在那之后,中国又涌现出了无数以摆脱欧美技术垄断为目标的自主科技企业。

1994年,如日中天的联想从 PC 领域进入网络设备领域,艰难争斗数年,几经沉浮最终黯然退出。

 

 

2000年,思科如喷发的火山一样,市值冲上5500亿美元,成为彼时人类历史上市值最高的公司。

就在同一年,同样为了自主研发数据通信技术,锐捷网络在福州注册成立。

 

 

知道了这些历史,你才会觉得19年后的今天别有深意:

今天,35岁的联想,在网络设备领域已经几乎没有棋子,它最早进军消费电子领域(手机+PC),如今却在苦守这片阵地。

今天,32岁的华为成为中国网络设备头号供应商,2012年开始进军消费电子(手机+PC)。

今天,19岁的锐捷杀进中国数据通信领域前三,在2013年就进军电子产品一个特别的领域(云桌面)。

在历史的伏线里,你会发现,网络设备和电子产品两个看起来不太相关的领域,其实有一种奇妙的纠缠关系。

好,我们回到故事的主线。

2012年,是个平静到有点消沉的年份。

这一年,锐捷网络的产品线还集中在网络设备,竞争对手一抓一大把。但锐捷逐渐显出了一种非常特立独行的气质,使用了一招我们耳熟能详的“农村包围城市”策略。在别的厂商都只有“省代理”的时候,锐捷不仅有“省代理”,还建立了很多“市代理”渠道。

当然,别人也不傻,不建市代理是有原因的:因为那时候没那么多生意,好单大单,在省会城市一级就基本捞干净了,小城市的人被认为又土,又没钱。下沉渠道成本很高,收益不大。

不过,历史的细节里往往藏着骇人的真相。

这一年,北京有个叫张一鸣的人做了个 App,名叫“今日头条”。东莞的陈永明刚刚推出 OPPO 的第一代智能手机。

没错,这一年,就是中国社会阶层“小镇崛起”的元年。历史已经准备好满袋子的糖作为奖赏,准备发给那些最先下沉到小镇的好奇宝宝们。
 

▲图片来自贾樟柯导演2000年上映的作品《站台》。

 

我们的主角,锐捷网络的销售经理和渠道商们当时就跑在三四线城市的大街上,给各路公司、政府、学校做网络搭建。可想而知,每单都很小,干起来也又苦又累。就在这时,历史的“糖”来了。

2012年,教育部酝酿了一个大事儿——“全面改善贫困地区义务教育薄弱学校基本办学条件”的计划,史称“改薄”。其中有一项就是:农村小学的生机比(学生和计算机的比例)达到11:1,农村中学的生机比达到10:1。

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就被下沉在城市里的锐捷网络前线市场人员感受到了。

消息传回总部,锐捷的“长老会”赶紧商量,“卖电脑”这个事儿我们能不能干。结果在技术储备库里翻了一下,发现了2006年公司曾经研发过一套还不错的虚拟化系统,当时是为了给大学里面做网络攻防练习场景而开发的。

结论是:可以在这套虚拟化的技术上,开发一套“云桌面”系统,用一台服务器分身出五六十台电脑,又便宜,又方便管理,这简直太适合教育条件相对落后的学校购买了。

陈璞,当时就在锐捷网络的新技术预研部门,负责带领同学们研究最新的项目。接到这个任务,说干就干,只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在2013年春天样机已经出来了。
 

▲这是当年第一批研发人员的合影

 

业务同学赶紧把这套热热乎乎的系统拿到云南昆明的一个小学里测试和优化,效果简直可以用“炸裂”来形容。

老师们搞一个课件,一瞬间就同步到所有同学的屏幕上;一个同学在电脑上答题,也瞬间可以投影到讲台的屏幕上;这一个班同学下课之后,老师点一个按键,系统立刻恢复如新,下一个班马上可以上课。

虽然现在看来,这些云桌面技术只能用“60分”来形容,但彼时所有人都看到了一道光——将来如果有人书写中国教育数字化的《史记》,锐捷搞不好能在里面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太让人激动了。

看到机会,锐捷网络马上干了一件更离经叛道的事儿,把市场渠道直接下沉到县,专门跑“改薄”这条线。

多说一句,云桌面可不是锐捷发明的,实际上当时的中国市场竞争对手也有很多,比如美国的老牌企业思杰(Citrix),但是,当时真敢把渠道放到县里,一个个教育局、一个个电教馆、一个个学校地去跑,根据他们的需求量身定制机房的,还真的只有锐捷。

景林回忆,当时虽然需求很大,但生意做得很野。县里的领导和校长根本不懂什么“云桌面”,当地的锐捷经销商也说不清楚神马是“云桌面”。

所有人都明白,如果真以改变中国教育现状为己任,这么“糊涂”地干肯定不行。于是,为了教会县级经销商基本的工作原理和云桌面的技术优势,锐捷的技术同事们开始了各个县的“巡回演出”,跟当地经销商一起见学校,见老师。教会一个县的经销商,马上转战下一个县。

当时几十位同事就这么全国跑,经常一个月不回家。

虽然辛苦,但是同事们谁都不想停下来。从2013年中锐捷发布云桌面产品,到当年年底,销售额就直接冲过1亿大关。全国几乎一半的省份,都有学校买了锐捷的云桌面。看着那些孩子们围着云桌面电脑叽叽喳喳开心的样子,谁的心能不被融化呢?
 

▲这是当时锐捷的同事给上课的孩子们拍的一张照片。

 

2014年,锐捷网络内部一片斗志昂扬,隔几天公司就发一个这样的喜报:XX县又采购5000台云桌面,销售额2000万!

搞定中小学,接下来自然就是高校,接下来就是顺理成章的政府、医院、国企等等等等。百亿市场简直就是手到擒来,我的未来不是梦啊红红火火恍恍惚惚。

所有人都在脑补这样的未来。

没错,人间的规律就是酱:越是自信的时候,就越是离坑不远了。

问题还是出在细节之中。

虽说云桌面是商用 PC 的最新姿势,但他们之间,还是存在着好多细微差别。打个比方你就明白了:

普通 PC:就像一个运动员(Windows)在一个小房间(PC硬件)里跑圈。
 

 

云桌面:就像是好多运动员(Windows)跑在跑步机(虚拟化框架)上,然后把跑步机放在大操场(服务器硬件)上。

 

 

你仔细想想,一个人跑在平地上,和一个人跑在跑步机上,虽然效果相似,但你肯定能感受出来区别。

就是因为这种原理的差别,导致当时的技术下,云桌面的优缺点都很明显:

优点就是:“方便统一管理”、“可以为每台虚拟机弹性分配资源”、“性价比高”;

缺点:“交互有延迟”、“性能有损耗”、“软硬件兼容性可能存在问题”。

一场大戏怎么可能没有波澜?就这样,云桌面产品和客户需求之间相爱相杀的剧情出现了。

 


先说高校。

锐捷和很多高校是老朋友了,大概在2003年左右,就开始为高校提供交换机和认证计费软件了。但是,在和高校谈云桌面合作的时候,锐捷的人发现了致命的三个问题:

1、高校的机房一般分属各个院系,每个院系就十几台电脑,采购完全独立,就像大家庭的兄弟姐妹,虽然住在一起,但财务各自独立。锐捷需要分别和他们进行商务沟通,成本很高;

2、因为专业不同,计算机专业、财会专业、设计专业等等对电脑配置性能的要求完全不同,有很多定制化要求;

3、各个院系经费都不太够,希望买到极致性价比的电脑。

 

▲使用传统 PC 的大学机房

 

再说政府。

当时主要负责政府市场的景林还真搬了几台云桌面给某省人社厅做测试。景林刚见到政府领导,还没等说话,对方就开始了滔滔江水一般的质询:跟你说,已经有无数厂商把他们的云桌面拿来测试了,没一个能打的。我就问你三个问题:

1、你的云桌面是依赖网络的,办事大厅如果网络不稳定,云桌面就都卡死了,你怎么办?

2、除了办事大厅,我们楼上还有一个办公区域,那里要求“双网络”,连接内网的电脑和连接外网的电脑要隔离,你的云桌面能做到吗?

3、我们的电脑办政务时,要使用很多不常用的设备,比如“高拍仪”,你们的虚拟系统能适配吗?
 

▲这货就是高拍仪

 

再说医疗。

医疗的问题和政府有点相似:

1、医院里要使用CT、X光等大量的医学设备,还有发票打印机等等,这些玩意儿连接电脑,你能适配吗?

2、医院如果网络出现问题,所有的医生面前的云电脑都会卡死,无数病人正在等待开药,无数病人正在等待急救,怎么办?
 

 

以上,一个个来自行业的实际问题,都是灵魂的拷问啊。。。

在这些行业里跑了一圈,当时在前线盯市场的景林和在后端研发技术的陈璞以及一众同事都明白了,原来团队有点图样图森破了。云桌面这场长征,本来以为快到陕北了,结果发现还没过草地呢。。。

景林告诉我,那时锐捷网络的一个企业文化开始发挥作用:“我们从来不是解决技术问题,我们是来解决实际问题的。”

他们决定先从医疗行业入手,踏踏实实地一个问题一个问题来解决。

首先,得解决“医疗设备驱动不兼容”的问题。

说实话,医院里的“CT 机”和“X 光机”等等,大多都是好几年以前的设备。制造商在开发驱动软件的时候,脑子里就没有考虑虚拟化这个因素,运行在云桌面里可能会崩溃。想来想去,陈璞采取了一个特别老土的办法,针对每一类设备重新调试驱动代码。。。这种办法虽然看上去有点笨,但是却可以保证最精确。

2015到2016年,陈璞和几十位同事,都快把 Windows 驱动、Linux 底层代码和协议栈翻烂了,一行一行地抠,研究驱动和底层虚拟化的交互细节到底是什么样的。
读书破万卷,下笔果然如有神。到最后,技术团队拿来一台新的医疗设备,几乎不用看,就知道它的问题属于哪一类,甚至能想象出代码卡在了哪一行哪一个点位上,闭着眼睛就能搞定。

从那时开始,“硬件兼容性问题”几乎绝迹了。

其次,得搞定“云桌面可用性”的问题。

某种程度上说,这个问题几乎无解。因为云桌面的传统设计原理就决定了:每点击一下鼠标,每输入一段病例,都是通过网络回传到服务器上,一旦网络出现问题,云桌面肯定会卡死。

例如北京301医院,收费窗口在地下一层,空间有限。如果系统卡死,后面排队的人会迅速淤积,局面很难控制。这不是儿戏。

2015年,技术团队把顶级论文、资料都翻遍了,突然发现一个宝贝:intel 曾经公开过一套技术方案。那就是在每一个屏幕旁边加一个小盒子,这个盒子其实就是微型机箱,拥有一套 CPU、内存和闪存。在医院网络不通的时候,本地计算力可以临时扛起来,不至于因为电脑卡死而耽误就诊程序的进行和病人的救治。
 

▲这个盒子就是个“迷你机箱”

 

说干就干,陈璞赶紧让同学们向 intel 中国询问这项技术的细节。然鹅,intel 中国区的工程师表示他们都没听说过。。。原来,当年 intel 确实发明了这项技术的框架,但找了一圈觉得好像不会有神马人用,就放在美国总部束之高阁了。

没办法,锐捷的工程师只好沿着这个技术框架,硬着头皮用了一年时间自己开发了一套自己的调度系统,这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胖终端”云桌面系统。(原来那种标准的云桌面被称为“瘦终端”云桌面系统。)

经过反复技术验证,一切搞定!2018年,锐捷放开销售渠道,让医疗云桌面大举进入各个医院。

万万没想到,最后一个大坑正在前方向他们招手。。。

问题出在了云桌面运行的 Windows 10 上。

医院的“医院信息系统”,又叫 HIS 系统,大部分都开发得比较早,它们当年都是设计跑在 Windows XP 上的。。。这下,老掉牙的系统忽然被安装进 Windows 10,就像原始人突然穿越到了今天,精神几近崩溃,根本无法正常运行。。。

这时,摆在面前的只有两个解决方案:1、HIS 系统开发商修改代码,适配云桌面;2、锐捷修改云桌面代码,适配老旧的 HIS 系统。

这种官司,吃瓜群众怎么看都是云桌面占理,HIS 系统因循守旧不知进取,只会适配 Windows XP 还敢哔哔?

但很多 HIS 系统开发商可不这么想。我卖了软件给那么多医院,凭什么为了你一家云桌面厂商就让我大费周章重写一套系统?让我们围着你转,你是太阳啊?

结局是:锐捷网络败了。。。他们的医疗云桌面又做了巨大的代码调整,用牺牲一小点性能的方式造出了一“黑客帝国”,把老旧的 HIS 系统就放到一个“幻像”中,让他们以为自己跑在 Windows XP 上。天下太平。
 

▲跑在云桌面上的医院系统

 

就这样,一套“有中国特色的医疗云桌面”就这么连滚带爬地诞生了。在北京、山东、安徽、福建的医院里,第一次出现了云桌面电脑的身影。

医生每天打开电脑,所有系统都瞬间就位,可以一秒进入工作状态。

电脑出现故障时,再也不用等待 IT 运维同事花一个小时跑到库房拿一台备用电脑,而是直接花5秒钟重启机器,就能直接恢复系统镜像。

谈不上完美无缺,也谈不上荡气回肠,但这就是真实世界里先行者的筚路蓝缕。

 

从此,锐捷走上了对各个行业定制“贴身云桌面”的不归路。。。

比如,他们为政府云桌面电脑设计了一个开关。是真的物理开关:

 

 

这样就可以用一个按钮,十几秒就从一个连接内网的 Windows 切换到连接外网的 Windows。

 

▲(十几秒有点长,中间我截了一下。)

 

再比如,他们为学校的设计专业专门开发了一套“3D 专业版”云桌面,服务器里面藏着几块性能强劲的 GPU 板卡。

 

▲这个就是“3D 专业版”的 GPU 服务器

 

就这样,景林和同事们缓慢而坚定地把云桌面送进医院和高校,同时一点点地送进政府办事大厅↓↓↓

 

 

警察叔叔和嫌疑人谈心也用到了↓↓↓

 

 

某种程度上说,商业的成功只是故事的表象。这背后,其实是两套有关未来世界想象的角力。

有一件事让景林记忆至今:

在天津和山东,有很多学校的机房都采购了同一种学习软件。软件里有一个作业提交功能——同学答完题点击提交,答案上传,最后系统判断对错。逻辑简单至极。

2018年,就在一家学校购买了锐捷云桌面之后,怪事发生了。

这个系统在云桌面电脑上运行,每次下课前同学们一点击“提交”,电脑就死机。。。

这让学校非常紧张,因为他们正常的教学都受到了影响。景林带着工程师跑去研究了一个礼拜,最终发现了问题所在。这个软件有个奇葩设计:在最终提交答案的时候,它不是上传文本答案,而是把整个一页 PPT 截图发回服务器,服务器端再智能识别出其中的答案。

截图很大,占用不少系统资源。就是因为大家同时提交答案,众多图片瞬间冲击网络,才导致的死机。

景林联系到这家软件的开发商,希望他们可以修改一下答案提交的逻辑,不要截图,直接上传文字答案。对方的回答是:谁让你跑在云桌面的?我们的软件就不能跑在云桌面。修改,呵呵,不可能。

我们的分歧其实根本不在这一个 Bug 上,而是更加根本的世界观冲突:在我们眼里,云桌面是替代商用 PC 的历史潮流;而在他们看来,云桌面只是个讨厌的怪物。

景林说。

这时候,景林他们面临两个选择:

选项一、不蒸馒头争口气,我们锐捷云桌面不能为了这么“非主流”的软件设计而做改动,学校你要么更换学习软件,要么别用我的云桌面。

选项二、忍了。我们专门在云桌面系统里内嵌一个补丁,只为保证这一款软件顺利运行。

最终,锐捷网络选了第二种“窝囊版”的方案。

“一味地忍让,人们不会觉得锐捷没有骨气,甚至不懂技术么?”我问。

你的梦想,决定了你当下的选择。如果我们把自己当成是做“云桌面”的,我们当然可以强硬,大不了这单生意不做了,等到市场好了再回来。

但我们的目标是用云桌面替换所有商用 PC。历史不会自己发生,我们只能靠自己去创造它。

景林认真地说。

像这样的故事数不胜数。大学各个专业有计算机编程、财务数据库、ERP软件、人工智能软件、代码编译软件、虚拟机软件等等等等,每一个都需要锐捷的工程师做适配测试。

下图就是工程师在做测试。不明真相的群众,根本看不懂这些技术宅弄这么多屏幕在搞什么。。。

 

 

无论是打补丁还是和软件厂商沟通,反正目标只有一个:确保老师同学使用中的绝对稳定。

开始,有很多工程师抱怨,为什么明明是软件自身的问题,我们这么大一套系统却要为他们适配。但是,无数次产品技术讨论会后,大家渐渐都明白:

未来某一天,所有的软件、硬件、都会把兼容云桌面作为基本特性,所有人都会觉得使用云桌面电脑是顺理成章的。

但是为了让那一天到来,今天的自己必须卧薪尝胆。

 

严格来说,虽然锐捷网络已经默默做了7年云桌面,但是云桌面真正的“火山爆发”还没有到来。去年商用 PC 3000 万台的销量里,云桌面只占到100万台,算下来还不到4%。

时不我待,从2018年开始,羽翼逐渐丰满的锐捷已经在各个渠道“放狠话”,要用云桌面替代商用 PC。这种宣战某种程度上是有底气的,起码在锐捷最擅长的“教育”领域,云桌面电脑的出货量已经达到了传统 PC 的 10%。

有人觉得,在手机销量都开始下滑的今天,你还滔滔不绝地聊怎么做电脑,总是显得不那么酷。

这话确实有理。但未来从不按照我们的想象到来。现在云桌面的样子,可不一定是未来云桌面的样子。

有一个技术细节很重要,那就是云桌面连通着背后的服务器。这意味着,每个人只面对一个屏幕,而背后真正的计算力是聚集在一起的。聚集在一起的计算力,可以从单独的服务器瞬间升级成为云计算,就像“变形金刚”合体成“组合金刚”那样。

在2020年,如果5G和同级别的通信技术如约到来的话,我们每个人都可以在世界任何角落的任何一块屏幕前操纵万里之外自己那台电脑,无论是做工作还是打游戏,都不会有丝毫的卡顿。

到那个时候,云桌面才会露出它的尖牙利齿,对传统 PC 显现降维打击的优势。

当然,那个未来战场上,有多少土地属于锐捷网络,还是一个未知数。但有一件事是确定的:自从锐捷扬起大旗打响第一枪,这个战场上无论是其他云桌面厂商,还是传统 PC 厂商,所有人都没了退路。

当然,有关传统商用 PC 和云桌面究竟谁优谁劣的争论会在很长时间内一直存在。只不过经验告诉我们,你要么相信保守,要么选择激进,二者各有胜算。历史唯独不会把奖杯发给摇摆者。

这样看来,锐捷网络至少够激进。

我想我大概明白,他们七年的努力,并不是为了消灭电脑机箱,而是想用科技把这个世界变得不同。

景林给我找来了一些老照片。

这是云课堂的样板紫薇小学的同学们在学习。

 

 

这是 2018 年,河南乡村学校里第一次建立了云桌面机房,孩子们用云课堂和外出打工的妈妈视频。

 

 

这些努力,也许就是把世界变得不同吧。

无论如何,我同意景林说的那句话:历史不会自己发生,你必须去创造它。